您现在的位置是:辰瀚解梦网 > 解梦大全 >

风水师发现天眼(天眼风水师 楼十三)

2022-01-20 21:50解梦大全 人已围观

简介陈千雪的眉头皱得更紧。天机蒙昧,混沌不清。这卦明明是干左有亥.巽卦坐于西北,巽右有辰,巽左有巳,两卦相对,故变巽为风卦清晰分明,再无第二种可能,如果是普通人...

小说:风水师与千金打赌,赢了之后才知对方是少东家,后悔不已

陈千雪的眉头皱得更紧。天机蒙昧,混沌不清。这卦明明是干左有亥.巽卦坐于西北,巽右有辰,巽左有巳,两卦相对,故变巽为风卦清晰分明,再无第二种可能,如果是普通人的话,陈千雪已经可以得出结论:此人早年为金水商运,乙火冲木,乃是商界大贾,于20岁后财源雨散云收,困扼积劳。

但是这结论却明显与古川不符,最起码的一条就是那卦象说明应卦之人面相凶恶,丑陋无比,可即便陈千雪如何讨厌这小贼,认为他不过是个略有本事的欺世盗名的风水小贼,但他明明很英俊嘛!

女人在一切问题上都可以不讲原则,唯独在“帅”字上是铁打不动,真的很帅,怎能撒谎?

而且卦象的问题不止这么多,还有那卦面之相也是问题多多,卦有卦相,同样也有卦面。就是钱卦所在的桌面。

就如气轻地浊,上阴下阳一般,承接钱卦的桌面也是极重要的卦面,只见先前龙形比斗时留下的阵法水渍还隐有些痕迹,照那些卦象分析开来,竟是上古帝皇之象,潜龙之势。

开什么玩笑。这家伙是帝皇转世?

不对,陈千雪在无比的压力之下,脑筋快速运转,昔日或囫囵所学或死记硬背的经书一一浮现在眼前,这桌上断纹与阴阳钱面相交,分明又是早衰之相,这人活不过三十岁。

乱了!彻底乱了!卦象异常纷杂,陈千雪不由地低吟一声,一手支着额头,另一只手不经意间给自己的额头扇风,就好像cpu过热需要散热般。

古川在旁看了陈千雪一副熬夜备考的女大学生模样,不由笑了起来。

陈千雪混然不觉,眼睛里几乎要看出几道血丝。

“怎么办?要认输了吗?”原本以为凭自己的占卜之术,连这小贼三岁偷看隔壁姐姐洗澡的丑事都能看出来,却未曾料到卦象乱麻一般就连这应卦之人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。

陈千雪自小还未受过这样挫折,就连哥哥陈千强也从未能在相术一事上将其打败。

“难道要使出那招吗?”陈千雪惴惴不安。

古川在旁只见陈千雪略显狼狈的样子,却是有些佩服,佩服陈千雪家学渊源,果然有独到之处。

旁观者清,这卦象卜的又是自己,古川早就看出如果不是震木卦面与阴阳钱卦象起了冲突,恐怕这卦象也不会如此纷乱,再加上自己之前吸收了阴煞铜钱内的煞气,异气入体,当然会混淆视听。

“古川,滇西古家村人,京北大学建筑学专业,从小成绩优异,中学三年级时暗恋同桌校花,高考选择京北大学,第二志愿是复元美术专业,兴趣爱好是画画,但为了能毕业后找到好工作,选择了建筑专业。特点是:普通、极其普通。人生信条是人生没有信条。唯一做过离谱的事是第一次喝酒后在墙角撒尿。”

陈千雪不看古川,只盯着桌上那杂乱卦象,缓缓吐出自己占卜所得。

古川惊得目瞪口呆,呆坐在椅子上,浑身僵硬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这都行?”

占卜之说要是练到极精深处,自可如天眼通天耳通般知晓天下事,只是要像陈千雪这般知道得如此具体,看她这样子再说下去,连古川屁股上有颗痣的秘密都能说出来。

这还是占卜吗?简直就是请了私家侦探啊!

没错。陈千雪是请了私家侦探。

在东傲集团见了古川后,陈千雪对他没什么好感,认为他只是另一个风水骗子,特意请了私家侦探去调查他的底细。

从私家侦探反馈过来的结果,古川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读书,上大学,毕业,找了份普通的工作。他人生最精彩的片段都是从东傲集团的竞标设计开始。

最让陈千雪疑惑的是在此之前,古川从未表现过任何的风水相师的能力,就连给女生看个手相的事迹也没有。

他是从哪里学来这些本事的?

“嗯,我说的对吗?”陈千雪压下心中疑惑,向古川发问,就算是用了作弊的手段,可是能看见古川颓然的样子,让陈千雪差点憋不住笑出声来。

“嗯,那个……对,”古川艰难地说道,不过还是不甘心地为自己辩解道“那个撒尿的事情却不完全是对的。”

“哦?”陈千雪眉角上挑,没想到能引出古川的一段秘辛。反是能看到古川出糗的样子,陈千雪都是乐意的,做出一副洗耳倾听的样子。

古川这时才发觉到自己陷入了越描越黑的境地,干脆转移话题,道:“轮到我了。”

切!

陈千雪不屑地往后靠去,作出漠不关心的样子,问道:“好吧,你要用什么占卜?”

古川看着明眸皓齿的陈千雪,突然想起了与她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。

“什么都不用。就看面相吧。”

古川盯着陈千雪的眼睛道。

“面相?”陈千雪没料到古川会有这么一招。面相严格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算是占卜的一种。古有相书将人五官类比于山地河流,观人如看山。占卜一事与面相自可相通,其理为一。

古川调笑道:“抬起头来,给朕看一看。”

陈千雪极不情愿,奈何自己先前设下占卜之局,对方要用面相占卜也是在规则之中,只好面朝古川坐直,一脸的郁闷。

古川没有多少男女经验,只是碰上了这个娇气富家女,忍不住就想刺激她。看着她板着脸尴尬地坐在椅子上的样子就让古川心情大好。

说起来这还是古川第一次仔细端详陈千雪的样子。

在古川灼热眼神的注视之下,陈千雪的脸慢慢变得通红起来,就像是烧在天边的一朵晚霞,煞是好看。

一时间,古川也忘了自己是来看相的,还是单纯地看人。

二人就在这沉默的气氛中度过了,突然陈千雪叫道:“看好了没?”

“还要看一下手相。”古川理直气壮道。

“你这流氓。”陈千雪一脚踹了过来,正好踢到古川的小腿神经处,古川痛地弯下腰来。

“面相看完,再看手相不是很正常的吗?你也借了我的阴阳钱,怎么我就借不得你的手了?”

“那怎么一样呢!”陈千雪见古川一脸痛苦模样,心里也知道自己可能做的有些过分,对方也许真的只是要看看手相。她本身也知风水一道,面相与手相合,才能读出更多的信息,况且自己作弊在先,也算是理亏。

“那,你看吧。”陈千雪伸出手到古川面前。

古川自然不会用手去碰,免得这骄蛮公主又会说他是个臭流氓。

只见陈千雪的掌纹杂而不乱,隐如夜星法度井然,肌质细腻润滑,仿佛白玉般温润。

与面相相合之后,古川得出了更多的信息。

“你命局丙辛合而不化,地支丑酉半合化木,丙辰又生金,天资聪明,悟性极高。手掌癸水处有乱星宫相,是大富之家出身。但乱星官相又与地支不合,星轨偏上,你有个哥哥,小时与其亲近,长大后却渐疏远。”

陈千雪这回是真的震惊了,她知道古川不可能像她一样,事先找来私家侦探调查她的底细。所以这些信息还真的就是他凭面相手纹推断出来的。

这等面相之术,就是在她崇拜的爷爷身上也没见过。

不过就算如此,陈千雪也不会认输,她不会故意骗人,但说打成平局还是可以的。

“你说的都对,不过这样也不能算你赢啊。”

“那就加赛吧。”古川无所谓道。

“就猜一件事。谁猜对了,就赢。如何?”陈千雪提议道,她还有一件古川的私事没说,可以用这个来一举定胜负。

“好。”古川赞同道。

突然脑中显出一段话语:三七而天癸至,督脉通,太冲脉衰,则月事少来。

古川一意求胜,突然得了五行易经提醒,话不经脑,脱口而出:你的大姨妈还没来!

古川抛出了自己的杀手锏。

陈千雪的脸一下子变得绯红。刷地一声站起来就走。

啪!

当然陈小姐走之前也没望记给古川一个干净利索的耳光:臭流氓!

古川坐在原地,捂着脸庞,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刘昌运还在无屋外观鱼,突然听到身后开门声,只见陈千雪满脸通红,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,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也没停下来,刮起一阵旋风就走了。快到通宝阁大门口时,古川跑出来,在后面大叫道:”愿赌服输,怎么败了就想一走了之?“

古川伸出手来,那意思是“快把玉坠交出来”。

本来古川也不会如此咄咄逼人,只是无缘无故地挨了陈千雪一记耳光,这才想起要收赌物,可不能白挨了。

陈千雪还在气头上,却也知道自己输了,一把扯下胸口的玉坠,扔向古川。

扔出玉坠后,陈千雪马上后悔了,这玉坠自小带在身上,平日里虽说不上有多宝贵,但却比其他一些事物多出些感情来,万一他接不住砸在地上了怎么办?

还好古川眼疾耳明,一把接住了玉坠,揣入怀里,道:“谢了。”

陈大小姐双眼喷火,转头就走,落下一句:“古川,你等着。”

“小川啊,你把千雪丫头惹怒了可不大好啊。”刘昌运见这两个年轻人就如小孩子般怄气,看着着实有趣。等陈千雪发怒走后,过来与古川调笑。

“我还怕她不成?又与我们什么干系。”古川大有一副光脚不怕穿鞋的样子,说得也对,以古川此时的身份地位,与陈千雪相差极远,这次在通宝阁相遇之后,恐怕就再也没有什么机会见面了。

“怎么没干系呢?”刘昌运笑道,”你不知道东傲集团第二大股东就是陈家吗?说起来她还可以算得上是你的顶头上司呢!而且陈家在龙泉产业颇多,只要你日后还想在这城里混,恐怕多多少少要和陈家的人打些交道。”

“什么?”古川这才意识到自己惹下了什么大祸,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

“我还以为你在东傲集团这几天早就知道了,没人跟你说起过吗?”

古川懊恼地挠挠头发,他刚进东傲集团那几天,身边同事不怎么友好,就算之后有些好转,却还不是可以无话不谈的朋友,自然也没人跟他说起这些人尽皆知的常识。

古川看向陈千雪离去的方向,心里有些预感:日后怕是会和这女人纠缠不清啊。

Tags:

上一篇:阳灾风水地形图解(伏虎风水地形图解)

下一篇:没有了

解梦大全推荐图文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19216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